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 新闻中心
新闻中心

回收手机生态系统

发布日期:2021-06-08 15:06:57
 

  也许当你回家打开抽屉,很多人会发现一两部旧手机。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的数据,2010年我国手机用户为8.59亿,这意味着在未来几年内,在不包括现有闲置手机的情况下,将陆续处置8亿部手机。
  
  据诺基亚提供的研究数据显示,目前国内老旧手机的数量已达47%。其中,只有3%的人会选择回收,只有1%的人会选择回收。其中,“74%的消费者承认从未想过回收手机,50%的人甚至没有意识到手机可以回收再利用。”
  
  自2005年起,诺基亚、中国移动通信和摩托罗拉在北京共同启动了“废旧电池回收及配件绿箱环保计划”,并在中国推广。诺基亚高级副总裁梁玉梅表示,发起“绿盒子”活动的目的是提高人们对回收手机的意识。
  
  在金山岭的山坡上,河北滦平和北京密云交界处,志愿者们在长城边种下了5万株树苗,这些树苗是用旧手机“改造”出来的。这是诺基亚环保计划的阶段性成果。从2010年12月开始,诺基亚绿箱活动“废弃手机森林”回收了5万件手机配件,如今这些废旧手机已成为金山岭长城的一道爆发。
  
  为了吸引消费者的关注和参与,诺基亚为此次环保活动开发了许多创意亮点。比如,消费者每次捐赠一部废弃手机或配件,诺基亚都会在金山岭长城上种一棵树,并进行消费。同时获得中国绿色基金会颁发的“植树证书”。诺基亚代表捐赠手机的消费者在金山岭种下一棵树,用来奖励他们的捐赠,增加他们的参与度。
  
  增加公众参与的另一个重要途径是扩大手机回收渠道。从2005年开始,诺基亚先后在中国大陆约300个城市的700多个服务点安装了废旧手机及配件回收箱。同时,他还组织诺基亚的大篷车进入上千个城市社区,在居民区做广告,方便附近居民回收自己丢弃的手机和配件。
  
  2007年,诺基亚的合作伙伴和来自北京兴旺工业园的供应商也加入进来,将绿盒项目延伸到整个手机产业链。2011年4月,国内最大的通信网络公司地信通首次参加绿箱活动。地信通不仅在自己的店铺为绿箱提供回收渠道,还为回收手机的消费者提供50元代金券,刺激消费者参与。
  
  据了解,诺基亚目前已在包括中国在内的85个国家建立了废旧手机回收点,成为全球手机行业最大的自愿回收项目。
  
  循环生态系统
  
  诺基亚绿盒的回收过程从消费者使用的手机交付开始。在销售点或运河收集一些移动电话后,这些废物被用密封的商用车运到废物处理厂进行废物处理。废物处理一般分为物理和化学过程,包括拆解、研磨、分级、熔化和精炼。
  
  这涉及到几个中间人,包括:手机经销商、商业机构、运输系统或回收商、拆卸公司,所发生的费用包括回收费用、运输费用、加工费用等。
  
  废旧手机中含有大量的镍、钴等有毒物质,会对水和土壤造成严重污染。同时,随意处置也是对手机上铜、金等有色金属的浪费。电子产品的回收利用已成为各国电子产品生产企业高度重视的话题。这不仅包括制造商本身不应忽视的环保责任,即处理来自环境风险的废物,另一方面,由于电子产品的废物利用率很高,回收本身也将是一种选择。有利可图的生意。
  
  回收企业不仅要有资质,比如国家资质认证,同时也要有大型的加工设备和严格的加工程序,保证回收的手机不被翻新或再次在二手市场上销售,否则在产品中处置会造成环境污染。因此,如何寻找合适的处置伙伴,鼓励其实现合理、适当的回收利用,是诺基亚等众多电子产品制造商面临的主要问题。
  
  对于这一链条中的生产商和拆卸商来说,需要考虑的不仅是产品是否可以回收利用,还包括生产过程中是否会产生二次污染。”在很多情况下,这种垃圾的二次污染超过了电子垃圾本身的污染,”项目回收代理商威翔联合环境技术发展(北京)有限公司总经理方胜富说。它指的是二次污染,指的是电子废物再加工过程中消耗的化学品。
  
  方盛福透露,2007年伟翔入选诺基亚回收公司时,经历了严格的检查程序。诺基亚在垃圾处理过程中不仅重视环保,还考虑了企业文化的匹配。
  
  在绿箱活动上,诺基亚和其他合作伙伴有着相互自由的原则。梁玉梅说,通过整合中国绿色基金会、地心通公司、威翔环境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等多家合作伙伴,“手机回收生态系统已经初具规模”,从2005年开始,诺基亚绿盒就开始回收。产品垃圾总量为160吨,其中不仅包括诺基亚品牌手机配件,还包括其他手机品牌和配件。
  
  手机中的金和镉
  
  根据伟祥科技提供的数据,手机及其配件中含有多种贵重材料,其中黄金0.01%,铜含量20%25%,可再生塑料40-50%。手机电路板上的有害物质包括铬、铅、汞等,这些物质对水环境构成了非常严重的潜在威胁。
  
  如今,世界各地大约50%的电脑、手机和数码相机都在中国加工和生产。虽然中国已成为世界IT和电信行业的制造厂,但在电池生产中,重金属印制板生产(PCB)污染也带来巨大压力,铜、镍、铬排放总量,而铅是由电池/电源的生产而排放的。
  
  但问题是,80%的手机或家电都会去城乡结合部的回收站或小作坊,在那里,他们被用来翻新或提取有用的材料。一些非正式讲习班是有利可图的,但在这一过程中忽略了二次污染。例如,如果旧冰箱中的氟里昂处理不有效,则会排入大气;老电视的形象管中的铅会对水体造成损害。”方圣甫举例说。
  
  据他介绍,由于回收后可以提取的原材料价值高,手机通常是回收者最容易回收的类别。每个手机回收商也需要向手机制造商支付7元至8元的回收费。在绿箱运动中,为了鼓励手机回收,诺基亚没有收取回收费。
  
  这已经成为一个利益博弈,即退役公司是否有足够的利益来平衡其“清洁处理成本”。这些好处可能来自获取原材料的成本,也可能来自制造商支付的产品的拆卸管理费。
  
  方圣福说:“60%70%的拆解成本都在废水处理上。这为拆解公司带来了高昂的加工成本。他透露,部分电子拆解公司甚至相应地上调了拆解价格。手机相对来说更值钱回收,“冰箱、电视机等其他电器拆解成本较高。其中,s阴极管、印制电路板、冷却液绝缘材料等重要部件含有有害物质,是加工成本的关键。
  
  但由于彩电、冰箱的电视机数量大,几乎没有贵金属,主要是铜、塑料、玻璃,不仅运输成本较高,而且厂家的回收努力还不够。2011年1月以来,我国正式实施了涵盖冰箱、电视、洗衣机、空调、电脑等领域的《电子产品废弃物回收排放条例》,但手机ar e不包括在内。
  
  一家拆解公司的一位人士提到,拆解加工行业仍处于新兴阶段,行业规则尚未敲定,资质认证和价格定义不规范。目前,国内只有30-50家企业回收符合条件的电子产品,导致电子产品回收利用。电子产品的大量回收需求远未得到满足。认证正规军和小型回收车间之间的竞争面临着更多挑战。
  
  条例明确指出,回收和拆解不包括修理和翻新后将产品作为旧货物进行修理、翻新和再利用活动。这正是大多数小型回收车间致力于的。这考虑到了中国庞大的废物工业的利益,但没有考虑到二次环境污染。
  
  该人士说,这是一场在寻求利润和避免损害之间的博弈。
文章关键词: